AB单:13岁少女与母亲双双遇害 19年后小学同桌帮破案

 讲述人:柳江(化名)男31岁
    2020年的清明节,除了不能去现场祭扫,好像和以往没有太大区别。
    柳江走到窗前,点燃一支烟,摆在窗棂上,朝着月山公墓的方向。
    老同学,很想亲口告诉你……
    那个杀害你的凶手,抓到了。
    这个清明节,终究还是不一样了。
    柳江读小学的最后两年,和向阳是同桌。
    13岁的女孩向阳(化名),身材高挑面容姣好,加上个性活泼成绩优异,是班里很受欢迎的佼佼者。能与她成为同桌,柳江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。
    只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女孩,并没什么共同话题,更喜欢和同性朋友“捞堆”。
    只是在抄作业上面,柳江能“蹭”一下优秀同桌的便利。
    单纯的童年时光总是过得飞快,快到长大以后试图重新回忆时,总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。
    眼看这个学期过完,他们就要小学毕业了。
    其实也没啥好伤感的。由于学区的关系,小学同学大部份还是会照样成为初中同学,大家以后还要相处三年哩。
    至少当时柳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。
    直到有一天,同桌向阳没有来。
    向阳没有出现的第一天,大家以为她可能是生病了。可是她的妈妈并没有和老师请假。
    有认识向阳家的同学去了她家,敲门没有回应,往半开的厨房窗户望进去,似乎没人在家。
    向阳没有出现的第二天,她的小姨给老师打来电话,问向阳有没有来上学。向阳平日天天都去她那里吃饭,可是已经两天没来了。
    ……
    柳江已经不记得到底是向阳没有出现的第几天了。他只记得那天下着很大很大的雨,就好像老天爷积攒了很久的哀伤,在这一刻全面爆发。
    上课前,班主任走进教室,声音里有压制不住的哭腔:
    “同学们,向阳和她的妈妈……遇害了。”
    整个教室瞬间陷入死寂,只有窗外泼水一般的雨声。
    小小年纪的孩子又如何懂得控制情绪?下一秒,哭泣声如潮水蔓延整个教室。
    对同学的不幸,对死亡的恐惧,对凶手的忿恨,统统化作眼泪奔涌而出。
    多年以后,当年的同学再次想起这段经历时,用得最多的词是:“童年阴影”。
    是啊,明明前几天还在欢声笑语的好同学,突然就天人永隔。
    再从大人口中得知,向阳和妈妈是被人掐死在家中,凶手不知所踪。
    同学前去敲门时,母女俩就在屋内,却永远无法回应。
    这样的情节就发生在身边,谁能安然接受?
    当警察叔叔来找柳江问话时,柳江是有些后悔的。
    后悔没有更多地了解这位同桌,后悔没能提供更多的有用信息。
    后悔自己还太小,无法给同桌“伸冤”。
    向阳何辜?她只是个正准备长大的孩子!
    她还没来得及体验更多的人生美好,就被人硬生生地掐灭了生命的火苗。
    凶手,凭什么逍遥法外!
    柳江自己也不知道,他后来的人生选择,是不是也因此事受到了影响。
    向阳遇害11年后,柳江成为了一名刑警,誓为人间惩恶除奸。
    参加工作几年后,一位同事找到柳江:
    “我在一宗命案的笔录里看到了你的名字……”
    尘封多年的记忆再次被揭开,柳江又想起了那天的大雨,仿佛是在为她鸣冤。
    “是啊,受害人是我小学同桌。”
    这案子还没破啊……
    当年疑犯行凶后,狡猾地清理了现场,而那时的侦查技术也不够发达,以至于迟迟未能发现疑犯的身份和行踪。
    警方仅能推断,犯罪嫌疑人为一名男性,年龄在20岁至50岁之间,徒手作案。疑凶心理素质较好,有一定的反侦查意识,很可能有违法犯罪前科。
    他究竟是谋财害命还是泄愤杀人?
    现实中的破案,没有电视剧演的那么容易。
    但是,总有蛛丝马迹留下了。
   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,当时的侦查人员有的调走,有的退休,但是一代又一代的刑侦民警接力,侦查工作从未放弃。
    没有给受害人一个交代,警方不会“死心”。
    他们穿上这身警服的理由,就是要把公正还给“冤魂”。
    柳州警方认真筛查每一名被全市公安机关抓获的盗窃、抢劫作案人员,与现场提取的痕迹物证仔细比对。侦查人员分析,凶手先后杀死母女二人,从容地进入、离开现场,应该与她们有某种关联。
    卷宗虽已发黄,证据永不湮灭。
    这宗命案不在柳江负责的辖区,但他始终密切关注着案子的进展。
    又重新排查当年的可疑人员了……
    又重新走访和向阳母亲有关的亲属……
    排查范围缩小了一圈……
    再次走访……
    排查……
    终于,嫌犯身份被锁定!
    2020年3月29日上午,柳州市城站路菜园屯一间出租屋传来敲门声。睡眼惺忪的住户刚打开门,就被“来访者”制伏在地。
    他就是涉嫌杀害向阳母女的嫌疑人李某军。19年来,他无正当职业而且居无定所,一直都在案发地附近生活,几乎没有离开过。
    李某军十分清楚,杀死二人不是“小事”,交代了估计要“掉脑袋”。
    他竭力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,不论侦查人员如何攻心,就是不开口,企图装聋作哑蒙混过关。代发礼品
    侦查人员识破了李某军的心理动向,不断对其“攻心”。3月30日,自知无路可退的李某军双眼微闭:
    “给我抽一支烟,抽完我就讲。”
    李某军供述,向阳母亲朱某与他存在债务纠纷,他多次上门索要均被拒绝。
    2001年5月22日晚8时许,李某军又到向阳家找朱某要钱。当时只有向阳一人在家,她比较厌烦这个成天上门骚扰的叔叔,遂出言责备。
    被一个小女孩当面责骂,这让李某军十分恼怒。争吵几句后,李某军竟动手将向阳活活掐死!杀人后的李某军并没有当场逃走,而是又去到朱某经营的发廊要钱。此时朱某尚不得知女儿的遭遇,只表示待发廊关门后回家再谈。
    当晚11时许,李某军随同朱某回家。朱某回家后,惊恐地看到女儿遇害,料想必是李某军所为,两人发生激烈争吵。李某军一不做二不休,又将朱某掐死于家中。
    李某军在屋内一阵翻找,并没有找到现金和值钱物品。随后,他用清水擦洗了现场痕迹,再用朱某的钥匙反锁屋门逃离。
    这一逃,就是19年。
    然而,逃得了一时,逃不了一世。除非不在这人世,否则这辈子都逃不脱警方的追查。
    比如现在。多出来的19年,终究要归还。
    向阳遇害19年后,命案告破。
    凶手落网那天,又下起了雨。淅淅沥沥,好像在传递来自天上的信息。
    老同学,你也看到了吗?
    19年了,如果你还活着,可能孩子已经会叫“妈妈”了吧?礼品单
    比你矮一个头的小学同桌已经成为刑侦队的骨干力量,虽然没能直接参与破案,但始终没有忘记你啊。
    你的亲人,老师,同学都没有忘记你。
    19年,物是人非,人间更替,悲剧已成。
    万幸的是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
   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,可移步第二留言区畅所欲言:
    13岁少女遇害,凶手逃之夭夭!19年后,小学同桌当了刑警……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itziq.com/a/ABdan/2020/0414/92.html